让享誉世界的威斯敏斯特式教育真正落地成都

Head Master Rodney’s legacy of founding Westminster style schools

通往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街道上,矗立着两所学校。一边是威斯敏斯特公学,系着粉色领带的学生正大步穿过她古老的石拱门;另一边,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学生正跨进司法部旧址的玻璃门。 两所学校因为共有的名字——威斯敏斯特,很难不引人注目。

这两所学校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共同点——牛剑录取榜上的明星学校。 威斯敏斯特公学牛剑录取率常年领跑全球早就不是新闻;而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作为后起之秀,创校仅 7 年就赶超了不少老牌私立名校,成为新晋的牛剑重要生源地。

据 2021 年《观察家》牛剑录取榜单,威斯敏斯特公学位居第一,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位居 15,两校共获得 131 枚预录取 Offer,其余学生获得了罗素集团、常春藤联盟等英美名校的青睐。

01

创校仅 7 年, 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 为何如此成功?

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是威斯敏斯特公学与非营利慈善机构哈里斯基金会的合作项目, 是一所结合了威斯敏斯特公学学术优势和哈里斯基金会运营经验的学校。作为一所“免费学校”*,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优先录取来自伦敦弱势背景家庭的学生,提供 2 年制的 A Level 高中课程。

2014 年开校,送出 6 届毕业生,其中已有 110 人进入牛剑 (不含 2021 年预录取结果),其余学生均进入英美名校。现在每年约有 2000 多名学生报名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最终只有 300 名学生成为梦寐以求的入学名额中的一员。

创校仅 7 年, 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 为何如此成功? 我们追根溯源找到串联起三所威斯敏斯特学校的关键人物, 前任英国威斯敏斯特公学副校长(学术),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创校领袖,现任成都威斯敏斯特总校长罗德礼·哈里斯,

2014年,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在英国上议院的招待会上正式启动,时任伦敦市长鲍里斯和威斯敏斯特公学校董会主席出席祝贺。

谈到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诞生, 罗德礼总校长难掩言语间的激动。“哈里斯基金会是哈里斯勋爵创立的。他是伦敦一个成功的商人和慈善家。出身寒门,为了改善那些和他同样出身的孩子们的教育现状,他在伦敦开设了大量的慈善学校。但他始终不能突破把 16 岁从中学毕业的孩子们送进大学的瓶颈。于是他寻求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合作与支持,通过哈里斯基金会创立了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 因为他知道威斯敏斯特真的很擅长让孩子们进入英国和海外的好大学。”

“对于威斯敏斯特公学来说,帮助弱势背景儿童转变人生机会非常契合学校的社会责任和社会服务理念。”

一切就这样开始了。

Tale of two cities divided by chance of a top degree | News | The Times

毕业生丹尼尔·阿德森雅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说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转变了他的人生。 

顶层设计

那时,罗德礼总校长还是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副校长。他花了 2 年时间与哈里斯基金会合作,研究如何让威斯敏斯特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法落地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计划,正是像罗德礼总校长这样经验丰富且声誉卓著的威斯敏斯特创校领袖的贡献为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在学校理念、课程结构和学校生活上,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镜像还原了威斯敏斯特公学,使得威斯敏斯特式教育能够直抵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深处,但并不是完全照搬,而是着眼细节根据学生情况发展学校。

在支持层面,从威斯敏斯特公学找到能够植入支持的一切机会,打通点到点人到人的所有通路。确保威斯敏斯特公学对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支持体现在方方面面、点点滴滴,深入到教学和校园生活的日常

威斯敏斯特公学的支持

“项目成功的关键在于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和威斯敏斯特公学教师之间的频繁互动。

威斯敏斯特公学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且久经时间考验的教育理念、教学法和教育管理制度,这就是威斯敏斯特式教育的精髓。它们不仅被威斯敏斯特公学的老师深刻理解,并付诸实践。所以两校教师之间的频繁互动,让威斯敏斯特式教育的力量得以释放。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互动不局限在学术部门内部,而是所有部门。所有部门不同员工定向定点合作让典型的威斯敏斯特式教育的精髓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尽管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老师来自不同的背景,但由于威斯敏斯特公学卓越的学术声誉,他们一直非常渴望理解和实施威斯敏斯特公学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法。”

在威斯敏斯特公学,教育无处不在。

威斯敏斯特式教育激励所有的学生寻求真理和知识。

威斯敏斯特式教育赋能于学生去建立自己的知识体系,寻找欢乐和幸福,实现自己的目标,回报社会。

2015年,罗德礼总校长在威斯敏斯特公学校刊上撰文报道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来源:《伊丽莎白》杂志2015年,P17

重视细节

细节很重要。

在创立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时,我们仔细地研究了学生的背景。 因为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孩子来自弱势背景家庭,这一点和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学生完全不同。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孩子出生在富裕家庭,他们会在餐桌上谈论政治、艺术,他们会去剧院和画廊;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学生可能会拥有一种不同类型的文化资本,所以反映在课程上就是对这差异的重视。

从一开始,我们就通过会议、课堂观察、分享教学法和学校管理方法,为教师的专业发展做出了持续的努力。

没有两所学校是完全相同的,我们必须以不同的方式走向成功。”

2020 年 TES Independent School Awards 把私立-公立学校合作奖颁给了威斯敏斯特公学和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

02

成都威斯敏斯特学校

2022 年 9 月开学

威斯敏斯特式教育 如何真正落地成都,延续传奇?

2016 年,创校仅 2 年的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就结出硕果,紧接着,2017 年罗德礼总校长就投入了成都威斯敏斯特学校项目。手握全过程创校经验的罗德礼校长就这样携威斯敏斯特公学的支持奔赴海外创校的新征程。

威斯敏斯特式教育如何真正落地成都一直是家长最关心的重点。

成就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合作和发展模式从一开始就融入了成都威斯敏斯特的创立。

“我们学校是在尊重中国文化和价值,符合中国政策法规的基础上来建立的,所以我们不是简单的克隆。在落地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充足的筹备时间投入到体系的构建、基础的夯实和对细节的关注。

顶层设计威斯敏斯特公学的教育理念、教学法、课程结构、以及建筑设计风格在落地时都做了适应性调整,同时保留了威斯敏斯特的DNA。

不变的是对世界一流教育品质的追求和师资团队的高标准要求。只有当我们的校长团队、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教学资源和校园环境是最好的,才能在成都全面实现威斯敏斯特式教育。

在威斯敏斯特公学的支持上,我们从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的创校中学习到很多,包括如何与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员工互动,寻求建议并提出有针对性的问题。正是威斯敏斯特公学这种频繁且多层次的支持让我们不一样。

开发综合课程对我们的团队来说是一个全新而又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的老师仔细分析了威斯敏斯特所有的学校政策,网站材料,甚至年度校刊。高级管理团队的成员从威斯敏斯特公学并带回了学生作业和老师的课件,供成都团队分析和专业学习使用。


我们的项目是通过与威斯敏斯特从小学至高中整体学段的员工定期接触来推动的,正式的研讨会每周举行两次或三次。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非正式接触通过定期交换电子邮件、文件和学术反馈完成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在成都的教师广泛地接触到了威斯敏斯特公学教育内容,包括他们的教育资源,最重要的是,接触到威斯敏斯特的教学法。” 

威斯敏斯特公学校刊《伊丽莎白》杂志始于 1874 年,已经延续了 147 年。

“在细节关注上,我们做了很多的政策分析,学生分析和家庭分析。我们清楚地了解了学生的来源和目标,家庭的期望,以及他们缺乏的东西,这是成都威斯敏斯特使教育完全适应成都环境迈出的又一步。在学校里,我们的学生将在我们的帮助下很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在哪里,一旦他们离开学校,也会清楚如何在最好的位置看到更广泛的机会。”

“我们的教师专业发展将由威斯敏斯特公学支持建成的成都威斯敏斯特教育中心实现。我们将带给孩子卓越的学术,出类拔萃的音乐、艺术、体育教育,我们追求让孩子在迪士尼乐园般的环境中得到个性化全面发展,带给中国孩子未来更多可能。”

在英国媒体眼中,进入威斯敏斯特公学就意味着很难不进入牛剑和其他世界名校。哈里斯威斯敏斯特高中印证了威斯敏斯特式教育能够适应不同环境取得成功。成都威斯敏斯特已经准备好成为首个受威斯敏斯特式教育启发的海外学校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