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日记:客观、适变-威斯敏斯特公学任教和疫情隔离感悟

在 1990 年,我加入威斯敏斯特公学。在此之前,我已经在英国最顶尖的另一所公学任教超过 9 年了。

彼时我对自己的教育水平,授课方式充满了信心,但到了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初期,我还是有诸多不适应的地方。这里的学生思维活跃,探究欲极强,他们往往不满足于课本上的知识,而是自觉主动地拓展自己知识的边界,拓展自己的见解。作为老师,你得每节课充分备课:教授学科知识是基本的要求,更重要的要随时准备好解答课堂上延展出来的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

刚在威斯敏斯特公学执教不久,一次关于全球气候变化造成的海平面上升给伦敦带来的影响的讨论课,着实让我犯了难。在课堂上,悲观的设想占大多数:当海平面上升,大部分伦敦城都会被泰晤士河所淹没。但其中一个学生却无法被说服,他不停的问大家,(得出结论的)证据是什么?威斯敏斯特的学生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他们想看证据,想追本溯源,从踏实的论证中,得出自己的结论。

对证据或者数据的追本溯源,求真求实一直是教育倡导的精神。但当我们看到一些学校展示的各类显示排名的数据,求真求实往往有些难度。在所有排名信息中,有指向性的选择和展示单个维度的排名,这往往会导致读者理解的偏差和有失公允的判断。在我担任威斯敏斯特公学学术校长期间,我几乎每天都要费力地向家长和媒体解释统计数据。幸得一直以来,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学术成绩和升学录取在英国都毫无争议地领先。不管教育举措如何变化:新的资格证书如何引进,威斯敏斯特公学的学术成果始终引领着最高标准。

如果仅用 A level 的成绩来评估威斯敏斯特的学术成就,往好了说,是缺乏理解,往坏了说,就是刻意引导。因为自 2010 年以来,在威斯敏斯特中学阶段,早就引入比 A level 难度更高的剑桥大学预科课程(Cambridge Pre-U),当然,学生们也可以继续选择 A level 考试。如果将成绩换算成 A level 的标准衡量, 威斯敏斯特公学是英国唯一一所,每一年都有超过一半的学生成绩达到最优等(A*)的学校。实际上如果更精确一些,从 2015 年开始,学生们的 A level/Pre-U 的成绩,每一年都有超过 54.5% 的学生取得最优等(A*)。在 2019 年,尽管从数据上看只有 47% 的学生获得 A level 最优等(A*),但实际由于学校更多学生选择了难度更高的剑桥大学预科课程(Cambridge Pre-U),且他们中获得最优等(A*)成绩的比例高达 70%。如果将此换算成 A level 的衡量标准,最优等(A*)分数人数将达到 55% 的历史新高

在不同年龄段学生的学术成就评估榜中,我们的学术成就也有目共睹。在 GCSE 阶段,在全英范围内,威斯敏斯特公学与另一所名校连续多年在排名榜上轮流问鼎;在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预录取人数上,威斯敏斯特常年位居全英第一,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威敏学生被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录取。同时,在小初学段,有相当部分的学生因为超过同龄人的学术表现,获得了所升高中的女王奖学金。

所有的这些辉煌成绩的取得,都非探囊取物般轻松。威斯敏斯特公学老师们的创新能力、自省精神、创造力以及对教育的全情投入,造就了威斯敏斯特公学享誉全球的学术地位,也使其持续不断地引领英国教育。在威斯敏斯特公学,老师们认真讨论、策划、审慎尝试和评估新的教学方法,从未停歇。学校也拥抱数字时代,利用大数据以期提升学生的学术表现。在 2020 这特殊的年份,威斯敏斯特公学的老师也延续了过往的创新精神和适变能力,在网上开展教学工作,保证学生的学习不会因为疫情而被迫中断。他们在疫情期间的敬业精神和工作效率,得到了学生和家长们的高度认可和赞扬。

▲ 罗德礼校长在威斯敏斯特公学接待中国驻英国使馆教育处参赞夏建辉

2020 年让大家更加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把一切都想的理所当然。

疫情给世界所有国家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工作、生活、娱乐和出行方式,甚至是我们与朋友家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需要不断调整,才能更从容应对出现的新问题、新状况。

分享一个我自己的经历。今年抵达中国时,我进行了两个星期的隔离,在这期间我反思了很多。到达隔离酒店后,当房间的大门关闭那一刻,我意识到我将独自一人在房间度过长达两个星期的隔离,这对我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当时那种无助和孤独感直到现在都让我记忆犹新。在那两个星期里,为了适应新环境,我安排好每天的工作任务,给自己预留出一定的锻炼时间,进行有规律的生活,最终熬过这两周。

▲ 2020 年 11 月末,罗德礼总校长结束隔离的当天,在住处与筹备组团队见面。

我的应对隔离生活的法则:先给自己设立小目标,撑过一天,再撑过一个星期,最后只有不到一周时间……慢慢地形成了一个有规律的生活状态,直到解除隔离。那段日子里的每个中午,我从未如此地期盼送过来的每杯星巴克和每个可颂;14 天的时间里,我独自用餐,没有任何人的陪伴;那段时间里,我异常思念我的家人和朋友们。也正是这次隔离,让我倍加珍惜在生活中,和人们踏踏实实相处的那些瞬间。那些以往认为理所当然的接触和相处,如果失去了,我们将处境艰难,痛苦难耐。

▲ 罗德礼校长和他的儿子。

对于成都威斯敏斯特学校筹备组来说,新冠疫情意味着老师们到伦敦培训的计划不得不中断。虽然实地交流和培训受到影响,但是中国团队和伦敦团队在此期间的付出和努力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面对新形势,双方团队做出了及时的调整,通过线上研讨会和讨论小组等多种形式,继续如火如荼地开展着学校的筹备工作。即使是在英国学校假期时间,双方的交流也不曾中断。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无比期待着中英团队能够再次真正相聚的那一天。

疫情期间,手机和电脑屏幕让我们能够进行“无菌的”交流和互动,但是面对面的交流、实实在在的接触和相处,才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力量,才让我们能拥有更多勇气去面对和解决困难。这也是学校、教室、操场、运动中心这些实体如此重要的原因,我们需要这样真实的场景帮助我们更好地培养下一代。精心研发的课程、前沿的教学法以及全面教育的理念是塑造学生好奇心、开阔的心胸、卓越的思辨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同理心以及同情心等品质的最好保障。